修羅之傢

剛 寫 的
 

來過的痕迹

狂dei地帶

搜 索

登 录 留 名

偶 常 去 的


                                             
 
 
诛仙 二十五集第四章 等待 萧鼎
[ 2007-6-25 11:40:00 | By: 小A ]
 
诛仙 二十五集第四章 等待 萧鼎

这时一件残酷而可怕的事,特别是在好不容易得到了十日安宁的鬼王宗众弟子中,这再次降临切十倍于之前的疯狂与恐怖,已然令人们的神经绷到了极点。
       在剧烈的地震过后不久,终于出现了想要逃跑的人。

       逃跑的人不多,只有一个,而且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鬼王宗弟子,拜入鬼王宗门下不过三年时间。而鬼王宗乃是魔教分支,眼下更是以圣教之主自居,魔教种种严刑酷法,又岂会少得了?

       这个逃跑的弟子很快就被抓了回来且严厉处置掉了,但那股笼罩在所有人心上的阴影与周围令人喘不过气来的气氛,却是清除不了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所有人都沉默了,偌大的鬼王宗里一片死气沉沉,能够不说话的,就不会有人开口,道路以目,令人窒息的沉迷之下,却不知道涌动的到底是什么?

      在这种情况之下,鬼王宗的宗主,一脉的重心鬼王却依旧保持着沉默,在做出迅速处死逃跑的鬼王宗弟子震慑众人后,他还是那副深居简出神秘莫测的模样,没有人知道这位曾经雄才大略的霸主心中到底在想什么,是他也收到了那股恐怖力量的影响而发了疯,又或是他心中另外判断着什么大计?

       总之,没有人知道!

       但是鬼厉却是清清楚楚感觉到了这种异样的气氛,事实上,只要头脑稍微清楚有些须理智的,都可以清清楚楚看出来,鬼王宗里一派大乱之下的异常,只是,鬼厉却无意对这种局面做些什么。

       对他来说,碧瑶是第一位的。

       而眼下最要紧的,倒似乎是那股屡屡在他旧制必要的时候突然冒出来的神秘力量,在他这次回山之前,从未感觉到过狐岐山内有这么一股神秘的力量,如此邪恶与可怕,全然不似人间之力。

       只是,他暗中搜索过鬼王宗洞窟上上下下,除了到处遍布的裂缝与龟裂的地面,他什么也没有找到。

       现在只剩下一个地方,他没有搜寻过了——鬼王的居所。

       不过,还不等鬼厉想到什么法子可以去探寻鬼王居所,就已经有人来找他了。

       因为当日地震剧烈,以至到了可以将许多通道石室上方的岩石都震落下来的地步,鬼厉这些日子以来,除了几次外出暗中搜索,一般都待在寒冰石室之中,就算出去了,他也是尽量快的赶回来,别的不怕,就怕突然之间再来一次这般剧烈的地震,万一自己不在碧瑶身边,岩石落下伤了碧瑶,那可真就是不可挽回的大恨了。

       此时的鬼王宗洞窟,显然已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鬼厉在地震的隔日便想到了这些危险,找鬼王说了一次。

       在对女儿这一点上,鬼王自然也不敢大意,只是仓促之间,却也无法找到合适的安置碧瑶的法子。别的不说,碧瑶的身子沉睡十年,此时已经不能轻易离开寒冰石台,而移出鬼王宗洞窟之外,还要找到一个干燥阴寒的地方,也需要时日。
       无奈之下,鬼厉虽然焦急,但也只得暂且忍耐,鬼王加派人手寻找合适地点,鬼厉则日夜守护在碧瑶身旁。

       寒冰石室毕竟和其他地方不一样,这些日子来,石壁周围的裂缝都已在最短的时间内修补好了,就连门口处的石门,也从其他地方运来了一块新的巨石装上,寒冰石室和之前相比并不像外面其他地方那般惨不忍睹。

       鬼厉背靠着寒冰石台,坐在地上,目光游离不定,在这间寒冰石室中漂移着,猴子小灰蹲坐在他的身旁,看去也颇为老实,手中抓着几个不知哪来的野果,自顾自的吃着。

       平常日子里,鬼厉一般是不会带小灰来到寒冰石室,但眼下情况特殊,他整日都要守在碧瑶身旁,回不来自己的居所。此外,鬼厉心底深处对狐岐山深处那股神秘的力量也是猜疑不定,因此也不愿就让小灰独自乱跑,干脆就带来跟在自己身边。

       白色的寒气,从身后的寒冰石台上轻轻飘起,在半空中如薄雾一般飘着,鬼厉默默望着那些朦胧的寒气白烟,目光也渐渐迷离。

       就在这时,寒冰石室的石门忽然发出了一声低沉声音,随后缓缓打开了。因为是新换上的石门,这声音听起来有些生涩,在石门之后,一个黑色的身影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是鬼先生。

       鬼厉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石门在鬼先生身后,再次缓缓合上,将这间石室与外界隔绝开来。

       鬼先生慢慢走上前去,却没有立刻对鬼厉说什么,而是看向碧瑶,凝视了一会,才缓缓道:“碧瑶小姐变成这个样子,不知不觉已经有十年了啊……”

       鬼厉的脸色猛然一紧,目光中射出锐利之色看向鬼先生,鬼先生黑纱之下,不知是什么表情,但看他的身形动作,却似乎毫无感觉。

       缓缓的,鬼厉的目光渐渐收了回来,移到碧瑶身上,看着她恬静中带着淡淡笑意的脸庞,鬼厉忽地心头一酸,面上掠过一丝黯然。

       鬼先生将鬼厉的表情看在眼里,目光中异芒轻轻闪动,略停了停,随后转身看向鬼厉,道了:“你想不想救碧瑶小姐呢?”

       鬼厉抬眼向鬼先生看去,却并未在脸上表现出多么激动的神情,淡淡道:“你有话就说。”

       鬼先生对鬼厉这种冷淡的态度也没有在意的意思,道:“当日用你带回来的那件星盘施法时虽然另有异变,场面混乱,但事后我细细想过,却也并非没有靠按星盘救治碧瑶小姐的希望。”

       鬼厉面上这才动容,翻身站起,旁边猴子小灰看见主人动作,尾巴一甩,连蹦了两下,爬上了鬼厉的肩头坐了下去,然后将手中的野果放在口中咬了一口,看向鬼先生。

       在鬼厉和小灰一人一猴五只眼睛注视下,鬼先生停顿了片刻,才继续道:“据我看来,这件星盘宝物乃是一件在世间流传远久但从未现身的上古神物,非同小可。”

       鬼厉一怔,道:“上古神物?”

        鬼先生点了点头,道:“古老相传,上古时候诸天神只曾传下数件奇宝,皆有不可思议之异能神力,非人力所能掌控了解,而这件星盘法宝,应该就是其中的一件。”

       他顿了一下,看了鬼厉一眼,只见鬼厉眉头微皱但正聚精会神的听着,鬼先生面上黑纱轻轻动了一下,又道:“传说中,这件星盘奇宝神秘莫测,内涵天地至理,蕴藏无穷奥秘,可断阴阳、定魂魄、窥天象,更有古人说过它甚至可以通达造化,逆转因果气数,实是不可思议之奇宝神器。”

          鬼厉心念急转,当日在天音寺中,普泓、普德两位大师也说过大致的话,虽然其中稍有不同,但显然这件玉盘绝非凡物,难道、难道鬼先生竟然真有异能能以救治碧瑶么?

       一念及此,鬼厉身体竟也微微颤抖,踏上一步,道:“请先生救她。”

       鬼先生略闪了一下,避过了鬼厉施礼,淡淡道:“碧瑶小姐乃是鬼王宗主的亲生爱女,老夫身受宗主大恩,若是能救的话,自是义不容辞。不过……”

       他欲言又止,鬼厉心头焦急,道:“先生有话请说。”

       鬼先生沉默片刻,道:“老夫刚才说了,此宝物乃是上古神器,神奇莫测,其中种种异能,老夫必定可以参悟出其中妙法,从而救治碧瑶小姐。”

       这本是个大好消息,鬼厉听了之后,反应却有些奇怪,并未有狂喜之色,他目光从鬼先生面上移开,转身看向寒冰石台方向,过了片刻,他缓缓又转了过来,面上神色淡漠,眼中隐隐反而有些说不清楚的讥嘲与警惕之色,淡淡道:“那先生的意思是……”

       鬼先生沉吟片刻,径直道:“老夫需要时间参悟这件星盘奥秘,如果你信得过老夫,也为了救治碧瑶小姐,就请将那星盘暂时借给老夫研悟,一旦老夫悟出其中奥妙,定然立刻赶来救治碧瑶小姐。”

       鬼厉的嘴角轻轻动了一下,慢慢的露出一丝冷笑,他的目光也变得有些冰寒起来,徐徐道:“那若是我信不过你呢?”

       鬼先生一怔,一时像是被窒了一下,不知该说什么好。

       鬼厉冷冷道:“当日在青云山通天峰祖师祠堂之外,那个老者与你分明是有极深交情,你一样连眼都不眨就杀了,我与你之间,也曾数次交手,你我有无杀戮之心,大家心里都清楚得很。如你所说这星盘神物真如此神奇,一来关系到救治碧瑶的大事,二来这法宝并非是我自有之物,我怎能如此这边轻易交给你?”

       鬼先生冷笑一声,道:“如此说来,似乎碧瑶小姐在阁下心中,也并非多么重要了,眼下有希望救治,阁下却宁肯放弃?”

       鬼厉冷哼一声,道:“要我将法宝交给你带走,那是绝无可能。”

       鬼先生双手一摊,道:“哦,那就没法子了。”

       鬼厉默然片刻,忽然道:“我有一个法子,就是要你……”他看了鬼先生一眼,眉头皱了一下,略迟疑了片刻,终于还是缓和了声音,改口道:“就是要先生你劳累一会,既可以参悟法宝,也可解我担忧,不知先生可愿听么?”

       鬼先生“哦”了一声,道:“还有这等法子么,请说。”

       鬼厉道:“麻烦先生辛苦,就在这寒冰石室中参悟这件星盘法宝吧!”

       鬼先生一怔,道:“什么?”

       鬼厉淡淡道:“当然这其中我自会在一旁陪伴先生,又或者先生以为此地并不适宜参悟,我也愿请先生随意挑选地方,只是我必定是要跟随在一旁的。”

       鬼先生望着鬼厉,眼中异芒闪动,鬼厉面色如常,但目光坚定,显然是不肯再有让步的意思。鬼先生默然片刻,缓缓道:“此事容我考虑一下,稍候再说吧!”

       说着,他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寒冰石台上的碧瑶,忽又道:“不过碧瑶小姐她这十年受的苦委实不小,你自己可要想清楚了。”

       鬼厉冷哼一声,眼里掠过一丝痛楚,但目光仍旧锐利而清醒,道:“不要你多说,我比你更清楚百倍。”

       鬼先生点了点头,转身走去打开石门,离开了石室。

       看着那黑色的身影消失之后,石门隆隆合上,鬼厉默默转身,在寒冰石台旁坐了下来,凝视着碧瑶脸庞,好半晌之后,只听到他低低的声音道:“碧瑶,你别怪我,我这么做真的是不得已……”

      鬼先生离开石室之后,在寒冰石室之外站了片刻,石室之外的通道仍如往常一样空空荡荡,但不知怎么此刻看去,却仿佛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息。

      鬼先生看着空荡荡的通道好一会儿,转过身向着另一侧道路走去,他的脚步悄无声息,在这片异样的寂静中,竟没有一星半点的声音传出来,直如一个阴灵一般。

      越往里走,通道便越是阴暗,只是鬼先生一身黑衣,却似乎更适合这样的氛围,远远看去,他似乎整个人正在慢慢融入那片黑暗之中。

     只是他走着走着。忽然停下了脚步,往前方望去,在他的前面,通道有一个拐角折向另一个方向,拐角处没有灯火照明,显得最是黑暗,而那模模糊糊的地方,却仿佛有一个身影静静地站在那里。      

       鬼先生深深看了那黑影一眼,缓慢走了过来。       黑暗中,那个人影动了一下,传出低沉的声音,道:“怎样了?”

       鬼先生默默摇了摇头,道:“他不肯将那宝物给我。”

       那个阴影僵了一下,似乎有些出乎意料之外,随后不知怎么,竟有些怒意升起,猛然向前走了一步,沉声道:“难道他竟不管瑶儿的死活了?”鬼先生又摇了摇头:“他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碧瑶小姐是他心中最看重的人了,只是我看他是信不过我,所以不肯将那星盘交给我参悟。”

       那阴影冷哼一声,缓缓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却是鬼王,只见他面色冷峻,道:“既然他不肯将宝物交出,而我们这里血阵未成,一时三刻也不好与他翻脸,这却如何是好?”

       鬼先生淡淡道:“鬼厉他还是极在乎碧瑶小姐的,所以刚才他跟我提了一个条件。”

       鬼王一怔,道:“什么条件?”
       鬼先生轻轻叹了口气,道:“他可以将星盘宝物借给我参悟,但我却须时时刻刻在他眼皮底下,由他看着。”

       鬼王眉头登时皱了起来,迟疑片刻,道:“我们取那宝物是为了解除束缚伏龙鼎和四灵血阵的乾坤锁的,他若是寸步不离,我们却该如何施法?”

       鬼先生苦笑一声,道:“便是这里难办了。”

       鬼王默然,沉吟无语,鬼先生想了一会,道:“以我之见,或还有先将宝物取来仔细蚕物一下为好,上古神器奥妙无穷,或许当真能找到什么隔空接触乾坤锁的法子也说不定,要知道前番星盘与伏龙鼎上的乾坤锁有所呼应,可是隔了老远的。”

       鬼王默默点头,缓缓道:“眼下也只有这个法子了。”

       鬼先生转过身子,抬步走去,口中淡淡道:“那我先去准备一下。”

      “且慢!”

       鬼王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了起来,鬼先生窒了一下,转过身子,看向鬼王,道:“宗主还有什么事么?”

       鬼王目光忽然变得有些凌厉起来,盯着鬼先生看了半晌,随后慢慢地道:“还有一件事,我要问你一下。”

       鬼先生道:“宗主请说。”

       鬼王的脸上一片漠然,但眼光在凌厉之后,却似乎有些茫然,道:“我问你,那星盘上古神物,除了可以解除乾坤锁之外,是否着年代也有可能……救碧瑶呢?” 

       鬼先生沉默了下去,半晌后徐徐说:“我不知道,一切还须待我仔细参悟过那件法宝后才能清楚。”        鬼王嘴角动了动,随后轻轻挥了挥手,低声道:“我明白了,你去吧!”

       鬼先生向鬼王拱了拱手,转身走了。

       鬼王独自一人站在通道里,久久没有动作,通道里的黑暗悄悄弥漫开来,将鬼王孤独的身影又轻轻融合入了阴影之中,不久之后,便除了一片黑暗之外,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鬼厉静静地做在寒冰石室中,背靠着必要所趟的石台,猴子小灰则是躺在他的腿边,脑袋靠在他的大腿上呼呼大睡着。

      石室中一片寂静,静得似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鬼厉的脸色漠然,但一双眼神却是异芒闪动,隐隐有些焦灼的感觉。此刻离鬼先生当日提出要参悟星盘法宝已经过去整整一天一夜了,但那个黑色的身影却再也没有出现过,鬼厉的心中渐渐有些不安起来,尤其是每当他眼角余光看到躺在寒冰石台上碧瑶的身影时,他心中那股痛楚感觉就会越发强烈。

      他甚至已经有为了碧瑶不顾一切也要冒险的想法。

      不过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似乎是对他一日一夜不眠不休的回报,寒冰石室的石门发出低沉的轰鸣声,缓缓打开,鬼先生黑色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慢慢走了进来。诛仙迷窝整理

      开门声隆隆传来,低沉而有力,将尚在睡梦中的猴子小灰惊醒了过来。小灰翻了个身,从地上爬了起来,伸手抓了抓脑袋,一二只眼睛似乎还有些睡眼朦胧的样子,半晌才回过神来,随即对着鬼先生龇牙咧嘴做了个凶狠的鬼脸,才回身爬上了已经站起的鬼厉肩头,看来它是对打扰自己好梦的鬼先生十分不满。

      不过猴子不满,鬼厉却显然没有流露出同样的神情,甚至他暗中还轻轻送了口气,淡淡笑了一下,他看着鬼先生,简简单单地道:“如何?”

      鬼先生自然也并非爱唠叨的人,直接而明了的一句回答:“按你之前说的办好了。”

      鬼厉点了点头,只见鬼先生漠然向四周看了一眼,忽又道:“不过……”

      鬼厉一怔,道:“不过什么?”

      鬼先生道:“不过我们只怕要换一个地方比较好。”

      鬼厉眉头一皱,道:“这是为何?”

      鬼先生淡淡道:“此处寒冰石室毕竟乃是碧瑶小姐休憩之地,那件星盘宝物前几次发动之时俱有异变,若还在这里参悟,岂非对碧瑶小姐有所妨害?”

      鬼厉沉吟片刻,缓慢点了点头,道:“不错,如此说来倒的确该换个地方参悟才是。”他看了一眼鬼先生,道:“先生莫非已经知道哪里有合适的地方了么?”

      鬼先生微微一笑,道:“老夫来此之前既然下了决断,自然是将一切都想好了。你随我来罢!”说着,转身向寒冰石室外走去。

      鬼厉回头向躺在寒冰石台的碧瑶看了一眼,轻声道:“碧瑶,你安心休息,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

      碧瑶静静地躺在那儿,恬静中带着音乐的笑意,鬼厉默默望了他好一会儿,这才转过身,深深呼吸了一下,大步走了出来。

      石门在身后缓缓合上,鬼厉看向那个黑色的身影,道:“请先生带路吧!”

      鬼先生低低笑了一下,那声音幽密而有几分诡异,鬼厉听在耳中,忍不住皱了皱眉。不过平日里他所听闻到鬼先生谈话之间,似乎也都是这般的语调,只是不知为何,今天听来,却格外有几分刺耳。

      鬼先生向鬼厉轻轻做了个手势,便转身沿着通道向着山腹深处走去,鬼厉跟在他的身后,猴子小灰则趴在鬼厉肩头,似乎此刻已经完全没了睡意,在鬼厉肩头上东张西望,尤其对他们所置身的通道两侧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粗大深刻的裂缝看个没完。

      两人在阴暗的通道中缓缓前行着,附近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脚步声回荡在虚无缥缈的空间中。走了一会儿,鬼厉忽然在身后开口道:“先生可看见这周围的裂缝了么?”

      鬼先生黑色的身影似乎突然窒了一下,但却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转身看去,他依然这么保持着不紧不慢的步调缓缓前行着,同时口中静静的道:“这些东西如此明显,老夫自然是看见了,却不知副宗主为何突然问起这个?”

      鬼厉的步伐也没有任何变化,随着鬼先生慢慢向前走着, 只是他看着周围石壁上那些裂缝,目光异芒闪动,最后缓慢回到鬼先生的背影上,淡淡道:“我来鬼王宗十年,从未发生过这等异事,先生在鬼王宗时日远比我长,见识渊博,或许可以解我一二疑惑罢?”

      鬼先生忽然停下了脚步,黑色的身影像是突然凝固了一样,而身后鬼厉也几乎是同时停下了身形,静静地望着他。阴暗的通道中空空荡荡,似乎只有黑暗在悄悄弥漫开来,缓缓聚集到鬼先生黑色的身影旁,鬼先生沉默了很久,才缓缓转过身来,看向鬼厉。

      鬼厉站在他的身后,没有丝毫的回避之态,直视着他的眼睛。

      鬼先生面上蒙着黑纱,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他的一双眼眸目光却是极亮的,与隐约凝聚在他身旁的黑暗颇不相称,只听他声音低沉,语调平稳无风,静静地道:“请问副宗主放着鬼王宗里无数人不问,为何偏偏找了老夫询问呢?”

      鬼厉盯着他的眼睛,淡淡道:“自然是因为在下知道先生见识乃是鬼王宗内第一人,所以诚心求教。”

      鬼先生默然片刻,看向鬼厉,却见他脸色淡漠,什么表情也没有,看不出他的心中到底想着什么,半晌之后,缓缓道:“这些裂缝,乃是因为前些日子狐歧山方圆百里内数次地震,以至山体震动,石壁龟裂所致。”

      鬼厉深深看着鬼先生,一双眼中隐隐有光芒流转,道:“原来是因为这个么?”

      鬼先生忽然反问道:“不然的话,副宗主阁下以为是什么缘故?”

      鬼厉没有说话,原本二人还在交谈的通道突然瞬间安静了下来,带着一丝冰冷的气息。鬼先生忽然有那么一点错觉,在鬼厉的身旁周围,不知何时,竟隐隐也有些黑暗悄无声息地聚集起来,围绕着那个年轻人。

      片刻之后,鬼厉淡淡地道:“在下只是诚心求教并无他意,先生说是这个缘故,自然就是了。”

      鬼先生深深看了鬼厉一眼,缓缓转过身子,继续向前走去,而身后也再度响起了鬼厉的脚步声。

      在他们两人身旁的通道石壁上,那一条条一道道纵横交错、狰狞突兀的巨大裂缝,似乎正狞笑着看着他们二人的身影,无声地咆哮着。

      两个人的身影,在通道中缓缓走向了更深的地方,黑暗在他们身后,悄悄围了上去,将最后一丝光亮,都悄悄吞没。

      也不知在通道中走了多久,跟在鬼先生身后的鬼厉目光注视着周围环境,慢慢地眉头皱了起来。

      终于,鬼先生停下了脚步,站在一间极僻静的石室门口,显然他选定的就是这个地方。但是鬼厉的双眉间,却是锁得更紧了。

     “且慢!”

      就在鬼先生伸出手去想要打开这扇石门的时候,鬼厉在身后忽然开口道:“这里不就是鬼王宗主的石室么?”

      鬼先生缓缓转过身来,静静地道:“不错,就是此地。”

      鬼厉眉头紧皱,道:“你要在此地参悟星盘?”

      鬼先生点了点头,道:“不错。”

      鬼厉冷冷看了他一眼,道:“鬼王宗洞窟内几千个石室,你为何单单挑选了此处?”

      鬼先生看了鬼厉一眼,眼中光芒一闪而过,道:“怎么,你对选在鬼王宗主居所感觉有不妥的地方吗?”

      鬼厉沉默了下去,若真是要说起来,鬼王石室有什么不好他也当真说不出来,但这些日子为了追查那股神秘力量,他暗中已搜索过鬼王宗洞窟内的每个角落,只是鬼王所住的地方他毕竟还有几分忌惮而没有仔细搜寻。

      凝视着那扇石门,沉默了片刻之后,鬼厉静静地道:“我没有什么,不过此地毕竟乃是宗主所居之地,是否还是通报知会他一声为好?”

      鬼先生低声笑了一下,道:“你放心就是,我已经和宗主说过了,知道是为了救治碧瑶小姐之后,宗主自然就是立刻答应了。至于我为何挑选在此处……”        

      他眼中异芒一闪,静静地道:“只是因为此地安静而已。”

      鬼厉向鬼先生看了一眼,忽地冷笑一声,道:“安静而已?”

      鬼先生却似乎根本听不到鬼厉话里的其他意思,淡淡道:“如此而已。”

      鬼厉闭上了嘴,不再多言。

      鬼先生点了点头,伸手打开了石门,低沉而熟悉的轰鸣声音中,石门缓缓向旁边移开,露出了其内摆设简朴的房间。

      鬼厉跟着鬼先生走了进去,随后向四周看了一眼,只见周围摆设乃至墙上悬挂的画册,都与自己之前来到这里看到的一模一样,不过鬼厉皱了皱眉,发现连自己也一时想不起来,上一次来到鬼王居所看鬼王,竟是什么时候了?

      鬼王并不在这间屋子中,鬼先生转过身来,迎着鬼厉略带着温和的目光,淡淡道:“鬼王宗主事先已经吩咐过了,令我们就安心在此好好参悟,他贵人事忙,这几日间是不会来打扰我们的。”

      鬼厉默默点了点头,忽又想起了什么,道:“对了,碧瑶那里……”

      鬼先生汇了挥手,示意鬼厉安心,道:“你放心就是,宗主已说过在我们参悟这段日子里,他会照看碧瑶小姐的,你不相信其他人,总不会连碧瑶小姐的父亲也不信罢?”

      鬼厉沉默片刻,点了点头,道:“如此我也安心了,先生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们这就开始吧!”

      鬼先生从一旁拿过两个蒲团,扔给鬼厉一个,自己在一个一个蒲团上坐了下来,道:“也好。”

      鬼厉在另一个蒲团上坐了下来,从怀中取出黑布包裹的星盘法宝,解了黑布,向着星盘凝视了片刻,慢慢递给了鬼先生。

      趴在鬼厉肩头的猴子小灰目光随着那只星盘缓缓移动着,面上神色似乎也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鬼先生接过星盘,触手温润,淡淡的白色柔和光束,从星盘上散射出来,在他的面前轻轻流动着,倒映在他的一双眼眸之中。只见他静静地望着星盘,目光一分一分地看去,似乎要将这件宝物看透一般。

      石室中,陷入了一片静默,似乎连呼吸声,也悄无声息了。

      狐歧山鬼王宗洞窟的另一侧,在鬼厉随着鬼先生离开之后,陷入了像平日里一样寂静的寒冰石室里,白色的寒气带着几分孤寂,静静地在石室中飘荡着。

      空无一人的石室中,那个绿色的身影依旧安静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面上带着恬静的表情,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仿佛一切都和十年之前一模一样,光阴竟不曾在她的容颜中留下丝毫的痕迹。

      她仍是如此美丽,却不知她的心中,可曾有过淡淡的哀愁,又或是幽幽的悔意呢?

      白色的寒气如轻烟一般飘着,看去渐渐有些朦胧起来,像是做了太久的梦,在梦幻之中若隐若现的影子。

     “叮!”忽然,一声极清脆的声音,捆细却清晰的在寒冰石室里响了起来。无形的音波掠过,犹如微风,那石室里飘荡的淡淡如雾寒烟,都猛然轻轻颤抖了一下。

     “叮!”

      又是一声轻响,这一次却是更加的清晰了,那声音来自碧瑶白皙双手合握之中,小小的合欢铃上。

      石室里,原本飘散的轻烟似乎开始飘动的快了些,而从四周石壁上反弹回来悦耳的铃铛回音,前声接后声,竟是连绵不绝,交织成一曲幽细回荡的乐曲,有几分喜悦,有几分悲伤,有几分激昂,有几分叹息。

     “叮!”

      那自行响起的第三次的铃铛之音,突然拔高,瞬间这石室之中白色烟气尽数倒流,如云海波涛翻腾上下,一声清啸开金石,破云霄,直冲而上,淡淡金色光芒,赫然是从碧瑶双手之间隐隐透了出来。

      石室之中,隐隐有风雷之声,只是片刻之后,却似乎有气无力,后力不继,这清锐之声缓缓低了下去,而碧瑶指缝之间隐隐散露出来的金色光芒,也渐渐黯淡了下去。

      铃铛之声在寒冰石室里慢慢消失,白色的烟气又恢复了正常,轻轻飘荡着,像是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寂静,又回到了这间石室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寒冰石室的石门忽然传来一阵低沉轰鸣,缓缓打开来,鬼王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慢慢走了进来。

      他缓缓走到寒冰石台旁边,看着女儿,过了半晌,低声道:“瑶儿,是爹来看你了。”

      碧瑶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一如这十年间的每一个瞬间。

      鬼王显然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结果,看向女儿的目光满是慈爱之色,再不见有分毫凶戾,他轻轻在石台一侧坐下,抬起头,看着这石室之中飘在半空里的白色烟气。

      “瑶儿……十年了,不知不觉,你已经这般睡了十年了。”他忽然笑了一下,嘴角边带着几分苦涩,低声道:“如果你现在醒来,会不会不认识爹了呢?”

      他顿了一下,又轻轻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像是笑自己,自言自语道:“怎么会呢,你自然是会认得我的吧,不过想必你一定会说:爹,你怎么多了那么多的白发了?”

      鬼王的手,轻轻在他平整的发间抚摸而过,而他的面容神情,也显得有些茫然起来。手指缝间,满是白色的发丝。

      他陷入了一阵沉默,像是在回想着什么,不知是感叹自己的日渐衰老,还是回忆父女过去的光阴。

      过了许久,才听到他的声音轻轻地说道:“瑶儿,你放心,只要爹活着,就一定会救你的。鬼厉已经和鬼先生两儿女去参悟星盘那件法宝了,但愿老天开眼,能从中悟出救你的法子来……”

      说到这里,鬼王停了下来,面上的神情渐渐变得有些冷峻起来,片刻之后,他静静地又说了下去:“可是万一真的老天不开眼,你也不用害怕,只要那星盘能解开乾坤锁,四灵血阵功行圆满,到时候爹便无所不能,称霸天下且不在话下,再来救你也必定是易如反掌!”

      白色的烟气,突然向外猛然退了一尺,那一瞬间,鬼王似乎是心中激荡,周身竟有无形之气霍然迸裂一般,向外扑射而去,过了好一会儿,才见那白色的烟气缓缓飘了回来,再次凝聚在石室中间。

      “你别怕,不要着急,”鬼王的目光仍是盯着半空中那些白色的烟气,但口中的话,却仍是那么轻柔地说着,“爹一定会救你的。”

      “爹所住的石室,是全狐歧山洞窟内离四灵血阵所在的血池最近的地方了。”

      “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慢慢等着……”
 
 
发表评论:
浙江博客
浙江博客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