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之傢

剛 寫 的
 

來過的痕迹

狂dei地帶

搜 索

登 录 留 名

偶 常 去 的


                                             
 
 
诛仙 二十五集第五章 暗斗 萧鼎
[ 2007-6-25 11:44:00 | By: 小A ]
 
诛仙 二十五集第五章 暗斗 萧鼎

   三天过去了。
       守侯在鬼王石室里的鬼厉,他的面色已经从最初的平静漠然变成了不安再变做焦灼,到现在则是已经满面的烦躁与不耐烦。对他来说,尽管他曾经做好了这件星盘毕竟不是普通宝物,参透其中奥秘需要颇长时间的思想准备,但是他绝对没有想过居然要三日之久,而器饿最重要的是,此刻看来这三日的工夫虽然花去,鬼先生却似乎依然没有什么进展。

       按他原先的想法,当日鬼先生第一次接触这个星盘的时候,便引发了星盘异变,该当是对这件宝物颇有几分心得才对,只要经过数日参悟,便不难参透其中奥秘。谁知这三日之中,他守在鬼先生身边,只看着鬼先生将这件神器翻过来倒过去看个不停,别说是看得烂熟了,鬼厉甚至觉得鬼先生应该是将那些玉盘中央不住滑动的小玉块上的古字都一个个记住了才是。

       然而,鬼先生却显然陷入某种窘境之中,又或者说,在参悟这件宝物之上,鬼先生是遇上了极大的难题,数日之下,毫无寸进。
       鬼王居住的石室相比起狐歧山洞窟内其他人的石室自然是要宽敞了许多,切分为两进,外侧较大的一间是鬼厉与鬼先生参悟星盘的地方,内侧较小的自然就是鬼王的卧室。虽然鬼王不在,但这三日来鬼厉和鬼先生都没有踏进内室一步,以他们二人的道行,莫说三日三夜,便是十日十夜不睡,也尽可以支撑得住。


       只是最难熬的地方,仍是“等待”二字。

       三日来,鬼厉寸步不离这间石室,猴子小灰自也待在这里,不过猴性好动,这三天不挪地方,可把小灰给憋坏了。只见此刻鬼厉与鬼先生二人仍是大眼瞪小眼地望着那件星盘宝物,三日下来,他们也都懒得去理会小灰了。

       小灰在这间石室里东跑跑西窜窜,三日下来也早就将每一个角落都看得熟悉了,这时它跳上了鬼王平日里的那张大书桌,换了平日鬼王宗上上下下可没有一人胆敢如此,但此刻天高皇帝远,居然没人来管它。

       小灰百无聊赖,在大大的书桌上一会躺下,一会又爬起,一会手舞足蹈,一会又四脚朝天,到了最后,终究独自一个太过无聊了,只得又讪讪坐起,伸手不停抓着脑袋,嘴巴里发出低低的“吱吱”声,四处张望,想要找点乐子。

       这间石室虽然宽敞,但也没有大到夸张的地方,所以很自然,它的眼光看到了内室。小灰挠了挠脑袋,回头向鬼厉那边看去,只见鬼厉脸色阴沉,看去颇有几分戾气浮现在脸上,显然心情大大不好,而鬼先生则是聚精会神地研究着手中那件散发出淡淡白色柔和光芒的星盘,间中偶尔抬眼,也是看了鬼厉一眼,便又把目光收了回去。

       那二人显然都把注意力放在了星盘之上,就算多出的一点警惕之心,最多也是看看对方而已,没有人多管这边的猴子哪怕一星半点。小灰耸了耸肩膀,嘴巴一撇,“啧啧”嘟哝了两声,尾巴摇晃了两下,转过了身子,向那间内室看了一会,随后从书桌上跳了下来,慢慢走了过去。  

       鬼王的居所石室中摆设并不奢华,相反十分简朴,显示出这里的主人并不在意世俗的奢华享受,外间如此,内室也是如此:一座木床,一张圆桌,三把圆凳,周围石壁上挂着四幅字画,第一幅是山水写意,淡墨留白,颇有出世之意;第二幅是花鸟迎春,鸟飞花上,春意盎然;第三幅画,画的是丛中卧虎,意境却又与前两幅不同,虎气凛然,威势凛冽,赫然有雄视天下之意。

       小灰自然是不懂什么字画意境的。什么山水花鸟,在猴子眼中如白布无异,倒是第三幅卧虎之画,虎威凛凛颇为逼真,小灰初见还怔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龇牙咧嘴对着墙上那只老虎做了个鬼脸,“呸”了一声吐了口口水。

       这三幅字画一字并排挂在内室石壁上,彼此相映,虽然画中意境大异其趣,但看去居然隐有一分和谐,自成格局。而与这三幅画相对的,在另一侧的石壁上,却只孤零零挂着一幅画。

       画中并非山水,也非花鸟,而是一位美丽妇人,这画卷乃是工笔之画,极尽精细之道,那美丽妇人身上小到戒指、耳钉,竟是逼真至极,更不用说面上端庄秀丽的容貌了,令人看去不由自主生爱慕之心,可谓是世所罕见的画中珍品。
       只是在人双眼中的画中珍品,在猴子三只眼里,自然就要大大的打了一个折扣了,小灰看去毫无惊艳动容的表情,瞄了几眼,又回头去看那只老虎的画像了。


       不知道在猴子眼中看来,真正的好画是什么样子的,或许该当是惟妙惟肖地画上几只猴子么?

       猴子到底喜欢画的什么人物自是无从得知,不过此刻小灰最关切的显然还是那幅画着丛中卧虎的画卷,它三只眼睛眨了眨,跳到画卷下方抬头向画上看去,那画中之虎威风凛凛,功力也是非同小可,笔力雄健,几有猛虎破画而出,仰天长啸,万兽震服之感。

       小灰看了好久,忽地又转身向外面看了一眼,却见外间那里鬼厉与鬼先生的身影都已经被石壁遮挡住了,看不见内室的情景,而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外面也没有动静,显然仍是无人注意到小灰的动静。

       猴子回过头来,伸手抓了抓脑袋,片刻之后,像是突然下了决心,纵身猛然一跳,竟是从地面高高跃起。这三幅画卷本都是挂在石壁之上,下面除; 石壁之外并无桌椅等可攀爬之物,一般来说普通猴子等畜生是够不着的,只是小灰又岂是普通猴子,这一跃之下,居然就跳到了画卷顶端,猴爪一伸,便轻轻松松将这幅画卷取了下来。

       只是画卷颇长,随着小灰身子落下,收势不住,发啊出了“啪”的一声响声,掉在地上。

       这一声响动虽然不大,但外面那两人都是何等人物,登时便惊动了他们,片刻沉默过后,鬼厉在外面的声音传了过来,略带疑惑地叫了一声:“小灰?”

       “嗦嗦、嗦嗦……”

       随着一阵拖地怪异的声音,在鬼厉与鬼先生二人的目光注视下,灰毛猴子从鬼王石室中跑了出来,同时手上抓着一幅画卷,另外有大半的画纸散落开来,拖在地上,被它从内市拖到鬼厉面前。

       鬼厉和鬼先生都是呆了一下。

       小灰手上紧紧抓着那幅画,跑到鬼厉跟前,口中“吱吱吱吱”叫个不停。

       鬼厉皱着眉头,伸手将那幅画拿了过来,展开一看,却是画工精巧,笔力雄健的丛中卧虎图,他上上下下打量两眼,看向小灰,道:“你拿这幅画做什么?”

       小灰蹦了起来,手舞足蹈,面上神色大是兴奋,双手挥舞,或指着画中猛虎,或虚空画了个奇怪的图案,不一会又手指北方,忙得不亦乐乎,只把在旁边的鬼先生看得眼花缭乱,他虽然学识渊博世所罕见,但对于这只三眼猴子的猴语,自是一窍不通,满腹疑问之下,只得转眼向鬼厉看去。

       谁知看鬼厉面上神情居然也有几分错愕,看着小灰的动作以及不停发出吱吱的叫声,鬼厉又向那画中看了一眼,迟疑了一下,道:“你……莫非是觉得这画里的东西很像大黄,所以想把这幅画带走,日后送给大黄?”

       小灰立刻频频点头。

       鬼厉虽然此刻心情不好,但仍是有点忍不住,这画中猛虎栩栩如生不假,但虎威雄烈,就算是卧伏草丛,也凛然生威,岂是大竹峰上那只虽然毛色光鲜但奇懒无比、好吃贪睡的大狗可比的?更何况,鬼厉看来看去,委实是看不出这只猛虎到底有哪一点和大黄相象的地方。

       看来猴子的眼光与人类果然是大不相同的。

       不过错愕好笑之后,鬼厉却也想起了在千里之外的大黄,还有那一座在回忆中带着温暖的山峰,片刻沉默之后,他嘴角有淡淡笑意,面上神情也柔和了许多,低声道:“这幅画是鬼王宗主的,眼下不好拿走,不过你放心,回头我替你向他要来就是了。”说着,他手上轻轻将这幅丛中卧虎图卷起,放在了一旁。

       鬼先生忍不住问了一句:“大黄是谁?”

       鬼厉顿了一下,随后淡淡看了鬼先生一眼,道:“一只狗。”

       鬼先生一窒,一时说不出话来,随后咳嗽一声,也不言语,便把目光转回了面前的星盘之上。鬼厉摸了摸小灰的脑袋,轻声叮嘱了它两句,无非是叫小灰不可再四处乱跑的话,便也将注意力转到了星盘之上,毕竟在他心中,参悟星盘才是眼下的头等大事。

       小灰在他二人身边坐了一会,很快又无聊起来了,其实这也不能怪它,换了谁在这两个人身旁待了三天三夜却只是看他们做着同样一件事,也都是会烦的,更何况是天性好动的猴子?


这时,鬼先生似乎发现了什么,忽然指着玉盘中央那些移动的小玉块对鬼厉道:“我看这件宝物的关键处,便是在这些不断滑行的玉块之上。”       鬼厉缓缓点头,显然心中也是同意这个看法,但眉头随之轻轻皱了起来,道:“但我们看了三日,却仍是没看出这些玉块为何能自动滑动,不知先生有何高见?”

       鬼先生沉吟片刻,道:“你可曾觉得,这些玉块的滑行轨迹,与天穹星斗运行颇为相似。”

       鬼厉身子一震,随即紧紧盯着星盘,半晌之后击掌道:“果然有几分道理。”

       鬼先生道:“其实老夫也没有什么把握,但感觉的确如此,只是纵然这些玉块滑行为天穹星斗,但仍有许多勘不破的谜团,老夫认为,若要参悟这件宝物的最紧要处,当是在这些玉块的古字之上。”

       鬼厉缓缓点头。二人不断交谈,互相回答,很快便再度沉浸到这件星盘宝物之上,在他们二人身旁的小灰坐了半晌,又转身离开了。
       石室之中,不断传来鬼厉和鬼先生不时响起的轻声低语,小灰东张西望了片刻,百无聊赖之下,又悄悄走进了内室。


       刚刚被小灰从墙壁上扯下画卷的石壁上,露出了几分痕迹,与周围石壁有淡淡颜色差异,看来这幅画挂在这里也有一段时日了。只是这内室之中,除了石壁上的四幅画,便只剩下木床桌椅,亦再无什么有趣的东西了。小灰东摸摸西蹭蹭,不久之后又无聊起来。

       就在它实在是无聊到极点时,忽地三只眼睛猛然一亮,像是发现了什么,随即连蹦带跳,整个身子突然跳到鬼王的那张大床上,也不管弄脏了床上被褥,居然就在上面打滚翻腾起来。这石室中摆设岁按简朴但却十分干净,想来鬼王自己也是个喜爱干净的人,不知若是他回来之后看到着一幕情景,会不会气得七窍生烟。

       不过此刻小灰是不会去管那么多的,反正眼下没人管着它,它自顾自在床上闹腾、蹦跳之间,忽地似乎在这张床上的某个角落碰到了什么东西,整张床突然震动了一下。

       随后,在床紧靠的石壁上,竟是悄无声息地裂开了一条大缝,然后慢慢无声地向两侧退开,露出了一个可容一恩进出的大洞。

       小灰早在床震动的那一刻,已然感觉到了什么,跳了下来,趴在地上眼中惊疑不定地看着,直到看到石壁上悄无声息露出了一个暗门,它才慢慢站了起来,向暗门里面看了一眼,却见里头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但也没有跑出什么凶猛怪物来,而那神秘的黑洞,此时看来倒似乎对百无聊赖的猴子有了几分诱惑之意,似乎在向它轻轻招手。

       小灰抓了抓脑袋,回头向后面看了一眼,外间石室那里,鬼厉与鬼先生又陷入了一片沉默,看来又是一段漫长的参悟日子,三眼灵猴转过身来,忽地咧开了嘴笑了笑,做了个鬼脸,随后轻轻跃起,却是钻入了那暗门黑洞之中,不消片刻,身影便消失在黑暗里了。

       一阵若有若无的风,从石壁上那个神秘黑洞中轻轻吹出,带着几分淡淡血腥之气!一入石壁暗门,小灰在额头正中的第三只眼便隐隐金芒一闪,发出几分异样的亮光来,在这淡淡金辉之下,原本黑暗的洞穴也隐约看得清楚了。

       仅容一人多高的通道,令人行走其上并非十分顺畅,但是对一只猴子来说,却可以算是绰绰有余,小灰带着几分冒险的刺激感觉,在这个通道中走了小半晌,随后便感觉脚下忽地一沉,这通道却是向下方拐了下去了。

        通道两侧的石壁,随着渐渐向下深入,也逐渐显得有些潮湿起来,有些地方,甚至都有水珠在黑暗中轻轻滴落下来。寂静之极的通道里,只有小灰的身影在慢慢向前移动着,前方黑暗中,还不时吹来带着异样的淡淡血腥气息的轻风。
       这条下坡的通道并不陡峭,但却颇长,小灰走了好久,算来应该是深入了狐歧山地底深处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小灰忽然停下了脚步,在前方遥远的某个地方,忽然有一道淡淡的红色光芒亮了起来。


       猴子在通道中站了一会,似乎有些犹豫,片刻之后它回头向来路看了一眼,伸手抓了抓脑袋,像是迟疑是否要回去跟主人说一声,只是前头那一点红光,却似乎像是诱惑一样,轻轻闪烁着。

       终于,猴子还是吱吱叫了两声之后,向前小心翼翼地挪动去了。

       离那红色的光芒越来越近,通道之中原来轻微的血腥气息,也就慢慢变得浓烈起来,小回面上的神色也渐渐变得有些紧张,伸出鼻子在空气中闻了闻,眼中有些惊疑不定。不过到了最后,眼看那红芒就在眼前,它仍是向前去了。

        终于到了红芒跟前,原来这是这条通道的另一个洞口,小灰从这里探出脑袋张望了几下,一跃身跳了出去,片刻之后,它已经置身于比刚才那条通道宽敞数倍的大道之上。

       这条大道除了小灰进来的那个通道,另外居然还有一个通道连接,就在小灰跳下的通道旁边,但黑沉沉的一样阴沉无比,也不知道通向哪里。  
       而大道的另一侧,则是一反刚才通道中的黑暗,大为光亮,尤其是红芒闪动,在大道尽头闪亮不停,看来刚才小灰在通道里远远望见的便是这里的情景了。


       仍是空无一人,即便是那光亮红芒的尽头,也只是光芒闪烁,并无什么异声。

       小灰闻了闻空气,这里的血腥气,已经浓烈得像是化不开了,而片刻之后,小灰的目光忽地一凝,落在自己刚刚近来的那个通道入口上,原本青色的石壁,到了此处,竟变作了暗红之色,而石壁之上潮湿的地方缓缓滴落的水,在光亮中,赫然鲜红之极,宛如鲜血。   

     一滴、一滴,缓换的滴落!

       小灰额间的金眼光芒渐渐一亮起,注视了那血珠半晌之后,它缓缓回过身,看着远处那闪烁的红芒好一会儿之后猴子再一次的迈动脚步,向那边走去。

       红芒诡异地闪动着,像是有灵性一般,轻轻吐息,徐徐狂展开来,将慢慢走来的猴子身影,淹没其中。

       这时已是深夜,虽然在狐歧山洞窟之内不能明显的感觉到日夜更替,但在山洞之外,夜幕下的苍穹里繁星点点,星光闪烁,仍是像无数个过往日子一般洒向了人间,也在黑暗的光秃秃的狐歧山上,照亮了些许的地方。

       星光之下,忽然从远方飘来一个白色的身影,轻灵飘逸,看去似乎没有丝毫的重量,像风中落叶一般,被山野之间的夜风吹送而来,缓缓落在了狐歧山山顶之上。藉着淡淡的星光磨折白色窈窕的身影转了过来,秀眉水目,冰肌雪肤,挥不去的一股淡淡妖媚令人怦然心动,流连在眉目之间,正是九尾天狐小白。

       此刻,小白娥眉紧锁,面色也少见的有几分沉重,她站在狐歧山山顶之上,夜风习习吹来,周围光秃一片,没有一点树木可以遮挡风力,直把她的衣袍吹得飘舞不定,更显露出她丰腴诱人的身姿。小白缓缓向四周看去,如今的狐歧山上,到处都是乱石沙砾,不要说树木了,竟是连一株杂草也没有。

       看着这一派荒凉景色,谁会相信不过数十年前,这里还是山清水秀的地方呢?

       别人不知道,小白却是知道的,因为狐歧山方圆一带,正是狐妖一族祖辈发源生活之地,她自小也是在这里长大的,这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对她来说,都不同于其他地方。

       只是,那一切不知何时,都诡异的消失了,剩下的只有面前这一片荒凉。

       小白慢慢蹲了下来,伸出白皙手掌,从地上轻轻抓了一把泥土,不,应该说是砂土,狐歧山上土地龟裂,剩下的只有沙砾了,坚硬的沙石在娇嫩的手心散开,小白仔细地看着手中的砂土,双目异芒闪动,似乎要从这小小的沙砾中看出些什么来。

       过了片刻,她缓缓合上手掌,握成拳头,向下轻轻松开,沙砾从她指缝之间悄无声息地滑落,但在半空之中,就被从远方吹来的夜风刮走了,在星光下反射出淡淡的一丝亮光,消逝在夜幕下黑暗的远方。

  这里的沙砾,和其他地方的并没有两样。

       小白缓缓站了起来,抬起头仰望着漫天繁星,星光洒落在她的身上,似温柔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身躯,安慰着她。

      突然,她双目猛然一睁,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接下来却不见她做什么大动作,反而是颇为奇怪的突然抬起脚来,像是俗世人间小姑娘生气撒娇时的动作一样,重重向地面踩了一下。

      “噗!”
       低沉的闷响,在夜风中响起,随风飘荡开来,一阵烟尘泛起,又在风中轻轻落下。片刻之后,忽然从小白的脚下地面中,“噼里啪啦”传来一阵怪异的声音,连绵不绝,竟是响了小半盏茶之长的时间,然后才渐渐平复下来。

       小白嘴角一敛,白色的身子湖如浮萍一般袅袅升起,如被风托起一般,曼妙无比,但她一双眼眸水盈盈的目光,却只是盯着脚下地面,片刻之后,她身在半空,忽地袖袍一展,却是向地面拂了过去。

       这一拂劲道居然不小,连夜空中也顿时响起了几声破空锐啸之声,当袖袍拂过地面,顿时只见砂飞石走,烟尘乱舞。而在半空中的小白也没有停顿,袖袍连续向下挥舞而去,连续拂了七次之后,地面上烟尘已然成了一条灰色的小小龙卷风,其中满夹着碎石沙砾,急速旋转,在夜幕星光之下席卷而上。

       小白轻啸一声,身形猛然又拉高了一丈有余,星光之下,她白影飘飘直如仙子,令人炫目处又别有一番诱人心魄的美丽。随着她身影升高,那束沙砾组成的龙卷风登时也被一股无形之力猛然拉扯而上,但却是向着小白的相反一方霍然吹出,那风速何等之快,不消片刻,这夹杂无数沙砾的风柱已经完全落向了远处,黑暗中不断传来轰鸣之声,想来都是那些石块砸到地面上的声音。

       而在小白脚下,原来的狐歧山山顶之处,却是出现了一个宽六尺,深却达丈余的大洞,小白举手投足之间便在坚硬如铁的山峰挖出如此一个大洞,这份道行已是惊世骇俗了,不过若以她千年道行的九尾天狐来看,倒也不算是出人意料。 只是小白显然并非是深夜无聊跑到这山顶上挖洞的,从半空中徐徐落下,她一双眼眸便再也没有离开过这个洞穴,白色的身影直接向这个深坑里飘了进去。

       一旦进入深坑,小白的身子下降速度便突然变得极慢,似乎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她脚下托着她身子一般,而她也紧紧盯着这个大坑的坑壁,藉着天上淡淡星光,凝神看去。

       白皙的纤纤素手,按在粗糙的石壁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有种异样的感觉,但小白却浑然没有注意到这些,她只是顺着自己的手掌,顺着自己的身子的缓缓降落,仔细地看着坑壁上。

       映入眼帘的,是青灰色的石壁,粗糙而坚硬,触手处也冰冷无比。接着随着小白的身子慢慢下降,她的目光也缓缓下落,下降了一尺,依然是青灰色的岩石,没有丝毫的变化,和上方以及这世上随处可见的山脉岩石一模一样。

       她继续在下降,白皙的手掌扶着岩壁上,轻轻落下,两尺深的地方,仍是一样的青灰色坚硬岩石。

       一二尺……

       四尺……

       五尺……

       没有任何的改变,依旧是那么坚强的岩块,冰冷的感觉似乎已经传承了千万年,到如今突然得见天日,从岩壁粗糙的表面,冰冷地散发出来。

       小白的面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身子依旧在轻轻下落着,片刻之后,忽地,她的目光一亮,身子随即在半空中一震,停了下来。

       在距离地面六尺之深的岩壁上,在她白皙手掌的旁边,终于,坚硬的岩石上出现了第一次的异样。

       一道淡淡的红痕,如细小的血丝,出现在石块之上。

       小白紧紧盯着这道细小的红痕看了许久,忽地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随后身子又徐徐向下落去,她的目光仍然继续紧盯着石壁。果然,随着她的身影渐渐下降,在她的眼前出现了更多的异状,原本应该是越往下越坚硬的青灰之色的岩石,此刻呈现出来的却是越往下石壁之上的红痕越来越多,颜色也越来越深,到了一丈多深的坑底之后,小白缓缓转身看去,在她眼前,赫然已经是一片殷红如血色的岩壁,粗大的裂缝随处可见,而在她的周围,岩壁上再不是冰冷的气息,而是散发一股浓烈的血腥气。           那一股触目惊心的血红,那一种将欲噬人的恐怖!

       小白眼中流露出掩饰不了的厌恶,冷哼一声,身影一动,白色的身影冲天而起,飞出了这个洞穴,落在了深坑的旁边地上。夜幕中的星光洒下,重新落在她白色的身影上,如水一般,洗去了刚才年如恶梦一般的情景。

       小白脸色淡然,深呼吸了一下,迎着远方吹来的夜风,仰首看天。片刻之后,她忽地一笑,低声低语道:“千百年了,总是有些人不知天高地厚,要做些蠢事出来,到底下场如何,我们就一起看看吧,嘿嘿嘿嘿……”

       冷冷的笑声在夜风中轻轻飘荡,随风而去,不知飘向了世间哪一个角落,而夜幕下,星光里,那一个白色的美丽身影,依旧伫立在群山之顶,迎着风儿,带着几分遗世惊艳的美丽,孤单而寂寞地站着。

       这一个深夜,似乎同样的还有许多人也睡不着,像是什么事情萦绕在心头而有莫名的情怀一般,人总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狐歧山洞窟之内,鬼厉与鬼先生依旧聚精会神地参悟着星盘,他们已经到了颇为关键的时候,以鬼先生之渊博学识,居然已经勉强推断出了几个玉盘之上的古字,虽然说暂时并未参透星盘奥秘,但显然已经比之前要好得多了。

       而鬼厉在这份紧张之中,忽地心中有所觉,目光从星盘中离开了片刻,看了看四周,只见身旁空荡荡的,小灰也不知道又跑到哪儿玩去了,又或是找了个地方睡了吧!他眼角余光一闪,落到了身边已经卷成一卷的图画上,沉默了片刻,似乎想起了什么,嘴角露出了淡淡一丝笑意。

       只是这笑意虽然温暖却消失得很快,他轻轻甩了甩头,像是抛开了什么此刻不应该去想的事情,随后又钻到了那件奥妙无比的星盘之中。

       在狐歧山山腹内的另一个地方,寂静的寒冰石室内,烟气轻轻飘荡着。碧瑶仍旧安静地沉睡,而她的身旁,鬼王默默地端坐着。

       花白的头发从鬼王头上垂落下来,提醒着年华已经老去,而身旁沉睡的人儿,更让他隐隐心痛。这样一个深夜里,他却如这十年中无数个夜晚一样,没有睡意。

       他静静地等待着,等待黎明,等待着明天,也许,到了明天,真的一切都将改变!

       他的手,没有意识的握紧,抓着拳头。        遥远的千里之外,同样寂寥寂静的深夜。

       高高的青云山小竹峰上,夜风呼啸,竹涛阵阵,陆雪琪从睡榻上缓缓坐起。这一夜,她不知怎么就是睡不着。
       辗转反侧,是为了谁?


       她轻轻下了床,没有穿鞋,就这般光着柔白的脚走在地面上,从脚底传来了一阵凉意,这地面清凉如水一般。她走到窗边,伸手推开了窗子,那漫天的星光如水波流动,顿时洒了进来,将她绝美的容颜映得增几分光辉。

       陆雪琪静静地凝望着天际繁星,一动不动。

       这样一个深夜里,远方的人,是不是也同样在星光之下呢?

       那淡淡的星光,有没有一样撒在他的身上?

       她静静地凝望着星空,再也没有移动,就像是,她也在期待着什么。

       星光淡淡,却仿佛永恒不变,看尽了人间沧桑,看破了恩怨情仇。

       也许,明天会好的吧……

     她在心里,这般悄悄地想着。

     明天,又会是怎样呢?

     没有人会知道。

 
 
发表评论:
浙江博客
浙江博客欢迎您!